当前位置:主页 > 社区 >
电子烟全面纳入济南禁烟范围 专家提醒:电子烟
更新时间:2021-06-17

  5月18日,济南市举行了《济南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征求意见稿)》立法听证会,根据《条例》,电子烟被纳入禁烟范围,

  对在中小学校、少年宫及其周边100米内销售烟草制品的烟草制品销售者,由相关监管部门责令改正,予以警告,并处五百元以上五千元以下的罚款。对不履行控烟责任的场所管理者、经营者,由相关监管和执法部门责令改正,处以二千元以上一万元以下罚款;拒不改正的,处以一万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罚款。

  对在禁止吸烟场所设置吸烟室或者划定吸烟区、未依法划定禁止吸烟区域或制止违法吸烟和劝导相关不文明行为的单位,由相关监管和执法部门责令改正,对单位予以警告,并可处以二千元以上一万元以下罚款;拒不改正的,处以一万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罚款。

  人们曾经认为电子烟是传统香烟的安全替代品,如今,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电子烟不仅有害,还可能让人产生烟草成瘾的“入门效应”(Gateway Effect)——即使用电子烟会使本来不吸烟的人产生尼古丁依赖并进而成为吸烟者。而在这类人群中,青少年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

  2021年1月11日,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公共卫生学教授约翰·皮尔斯博士和其团队在《儿科学》上发表了一篇青少年使用电子烟与日后烟草使用关系的研究,发现使用电子烟会直接导致青少年日后烟草成瘾。这一研究和此前公共卫生学界的多项研究结论吻合:青少年好奇心强,容易在不完全了解其健康危害的情况下产生尼古丁依赖,进而发展为长期吸烟者。

  约翰·皮尔斯团队的这项跟踪研究始于2014年,研究团队选取了12-24岁的青少年及年轻人作为研究对象,并在之后的四年每年随访。研究者发现,青少年会随着年龄增长烟草依赖加强。

  由于电子烟的威胁越来越大,2020年的世界无烟日主题定为“保护青少年远离传统烟草产品和电子烟”。

  2014年,约翰·皮尔斯团队首次调查时,45%的被访者曾至少尝试过一种烟草制品。而到了2017年,这一数字上升到62%,其中72%的人尝试的烟草制品是电子烟。烟草依赖的效应也随着时间推延逐渐明显。2014年时,吸烟者里仅有12%的人是每日吸烟者,一年之后,这一数字上升到50%。在多种烟草制品的混合使用者中,电子烟使用者日后成为每日吸烟者的几率是不吸烟人群的三倍。

  “在这些数据里,我们发现,电子烟形成的‘入门效应’让非吸烟者走向真正的烟草成瘾。”研究的第一作者约翰·皮尔斯博士说。

  公共卫生学者提醒,大多数关于“入门效应”的研究来自于发达国家。这些国家的控烟基础相对较好。而在多数中低收入国家,禁止向未成年人售烟的禁令执法不力,烟草的税率和定价相对较低,卷烟被广泛使用且在文化上根深蒂固,所有这些现状导致中低收入国家的青少年从使用电子烟转向吸卷烟的可能性更大,电子烟的“入门效应”会更强。

  有资料表明,中国有超过3亿烟民,其中一半以上的吸烟者在20岁以前就开始吸烟,电子烟的出现成为青少年接触烟草的新途径,遏制青少年及年轻人接触电子烟将会是今后控烟的关键。

  除了前卫时尚,电子烟还喜欢强调一个功能:健康,有助于戒烟。约翰·皮尔斯团队在另一项成人电子烟研究中也发现,所谓的电子烟帮助人们戒烟成功,并不是真的戒烟,三分之二的人只是戒掉了传统香烟,并继续在使用含有尼古丁的电子烟。

  此外,目前无法判断电子烟的出现对尼古丁替代疗法和戒烟服务的影响有多大。一些研究认为,电子烟在戒烟门诊中使用,可能会有效,但如果误认为电子烟可以作为大众戒烟手段并大规模使用会影响常规、有确凿证据的戒烟方式的使用,包括行为治疗、戒烟药物和两种方式结合,科学家仍需要更确凿的证据来研究电子烟带来的影响。

  公共卫生学者们认为,由于电子烟产品出现时间太短,且产品设计和迭代速度快,当前第三、四代产品和早期产品相比在尼古丁传输方面已经有了较大不同,所以对于早期产品的研究结果已不适用于当前产品。

  因此,电子烟“有助于戒烟”这一说法还没有得到完全的证实,使用电子烟依然要保持理智。

  资料图:2020年5月29日,江苏连云港市核电幼儿园老师给小朋友们佩戴禁烟标志口罩。来源:视觉中国

  除了诱人口味和多彩外观,商家着重宣传的就是电子烟的“健康”“与自然的对话,就从清新的口吻开始”“减少身体负担,不打扰身边人”等宣传语,配以电子烟民和不吸烟者亲密接触或轻松愉快交谈的场景图片,极易给人造成电子烟不产生二手烟的错觉。

  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中国成年人电子烟使用情况:2015-2016年及2018-2019年多次横向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至2019年,中国成人电子烟使用率从1.3%升至1.6%,男性用户占比约97%。

  同时,青少年对于电子烟接触的比例也在不断提升。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关于2019年中学生烟草调查结果显示,过去5年我国初中学生听说过电子烟和正在使用电子烟的比例显著上升。2019年初中学生听说过电子烟的比例为69.9%,电子烟使用率为2.7%,与2014年相比分别上升了24.9个百分点和1.5个百分点。

  2019年,315晚会指出:“与传统香烟一样,电子烟所使用的烟液含有尼古丁,长期吸食同样会成瘾,并且通过检测发现,电子烟烟雾中甲醛浓度是居室内空气中甲醛最高浓度的数十倍甚至上百倍,烟雾中还检测出大量丙二醇和甘油,在加热情况下转化成气体的两种物质会对人体呼吸道有强烈的刺激作用。”

  因此,电子烟对人体的危害是超出想象的。在电子烟迅速流行的态势下,越来越多的公共卫生专家呼吁,政府应尽早做出干预。

  2018年以来,我国电子烟行业快速增长。企查查数据显示,2011年到2018年,电子烟相关企业的注册量增速都较为缓慢,2019年增速开始加快,当年共注册4650家,同比增长100%。2020年行业迎来前所未有的暴发,全年共注册相关企业1.79万家,同比增长284.6%。2021年依然延续强劲增长趋势。

  由于普遍具有烟油、烟具分开的特点,各方对于电子烟该按什么产品来监管一直存在争议。有专家认为,由于无法判断电子烟究竟是属于普通商品、烟草制品还是药品,从而导致市场出现监管空白,引发一系列乱象。

  据《法制日报》消息,今年3月22日,为进一步加强对电子烟等新型烟草的监管,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烟草专卖局共同起草的《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提出,在原有条例附则中增加一条:“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这意味着,原本处于监管灰色地带的电子烟或将正式纳入法律监管范围。翻译传播学著作《翻译传播学十讲》出版

  其实,无论是传统卷烟还是新型电子烟,长期吸食,它们都会对身体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希望不论何时何地,包括青年人在内的所有人都应采取重要措施,维护自己和他人的健康,远离烟草、珍爱生命!

  (大众网·海报新闻编辑 陈凤祁 综合自央视财经、共青团中央微信、法制日报、海报新闻、济南时报等)